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情色 > 绝色侠女

2018-12-05 09:58:55


于 鱼鱼痴|https://baidu.yuyuchi.org3-23 04:47 编辑



相传於当今江湖绿林中,堪称当代武林绝色侠女,而足以顷国顷城者,不出三美!第一位当然非刘婉陵郡主莫属!第二位就是阴山艾家寨千金,人称玉女仙姬的艾黎侠女!第三位则為玄冰宫宫主,人称旋冰仙子的巩利尤物!

当然论相貌、身段、体态,我们的婉陵郡主皆堪称第一!而虽然艾黎仙姬略逊一筹,但身高一米六八的她,有著四十二吋酥胸,二十五吋的蛮腰,四十一吋的圆浑美臀,加上一张吹弹得破的粉脸,瑶鼻樱唇蛋形脸,够美够媚也够冷傲!只是缺少婉陵尤物的刚烈与高贵,但她眉宇间那股妖媚与不屑,则比婉陵有过之而无不及!

年方十九妙龄尤物侠女,早以被淫派中人盯上,但由於艾黎之父管教甚严,她极少出入江湖,即使出门亦有大批保膘护驾。再加上艾家山寨亦非正派,在阴山一带虽未姦淫掳掠,但也算得上地方一恶。

尤其是艾家四兄弟,个个一脸横肉,心狠手辣,父子五人个个面目邪恶,但却有著一位国色天香、美艷绝伦的千金闺秀。因此江湖上盛传,此女绝非寨主亲生!其实内行人皆知,这位冷傲千金被寨主视為禁臠,只是艾黎侠女尚蒙在鼓裡罢了。

对於淫派中人,一不愿劳师动眾,為了一女大动干戈,一是各据一方互不侵犯,当然如果艾黎一人落单,则四大淫派当然会无所顾忌地用尽阴险手段,非掳為己有不可。

这一天终於来临!原来艾黎四个兄长,早已对这位被寨主视為禁臠的妖艷小妹垂涎已久。他们心知肚明,父子各怀鬼胎,如果不在寨主宣佈事实及纳艾黎為妾之前,来个霸王硬上弓,先奸后娶,将悔恨一辈子!再加上我们巨乳闺女,平时对他们一脸不屑,冷傲之至,更令他们又爱又恨,非用尽手段弄到手為止……

也就在个初夏的午后,老三已忍捺不住,他躡手躡脚地摸到后院艾黎的后窗边,伸头往屋内瞧去,只见艾黎妹身穿一套火红色软丝紧身劲装,火红披风,正对著落地铜镜扭腰摆身,搔首弄姿。

全身似火的艾黎小妹,如葫芦般惹火娇躯,她对自己那双淫饱羞挺巨乳甚為骄傲,不时将自己双手努力地往身后扳,尽量让自己一双圆浑巨乳往前挺出,直顶得自己紧身劲装胸前排扣几乎绷开為止!

只见艾黎满意地扭腰摆首,直看得艾老三下胯发硬,几乎喷精!好不容易地压住下流邪念,轻声叫著:「小妹!小妹!為兄……有急事儿相告。」

「啊!是你?干嘛如此鬼祟……走开!……不然……」

「不!事关你终身大事……千万别喊!……」

「你!……你!……胡说什麼?……别来烦我……」

「千真万确!老头儿已说服娘……就要娶……娶……」

「你!……你!说我……我不懂?……」

「实情待会儿相告,半个时辰后在后山荒屋前等你。一定要来,否则你将抱恨终身!嘿!你总不会愿嫁个老头儿吧!……為兄实不愿小妹那麼……的身子被个糟老头遭蹋!」

「你!你!……」不等艾黎问罢,他已转身离去……

我们非常自负的冷艷尤物被弄得一头雾水,犹豫好久,心想去问个究竟,谅他也不敢怎样!

拿定主意后,伸手取下墙上宝剑出门直奔后山荒屋……艾黎巨乳仙姬,穿越一片密林小山,一会儿就到山后之林中荒屋前,只见三哥早以一脸淫笑地等候。

一见他那丑恶相,艾黎立即嫩脸紧绷,一副不屑的冷声道:「你有话快说!否则……」她看也不看一眼地侧过身去等他回答。

「好!為兄就告……告诉你。」只见他那双贼眼死盯住艾黎小妹,胸前那对淫挺怒耸圆浑羞饱紧包在丝质劲装下的处女巨奶,直吞口水道:「我们的老头子将於近日对外宣告一个关於小妹的秘密,同时宣佈正式纳小妹為妾!」

「你!你……说什麼!你胡说……你……」

「千真万确!你想想看,為何相貌丑陋的爹娘能生出你这麼位美若天仙的闺女因為,嘿!因為……你不是亲生的,你是养女!」

「你!你……胡……胡说……你!……」

「你……再看看我们兄弟,再想想你自己,娘她生得出你那双大、大……」

「你!住口!你……天啊!我不信!我去问爹!」

这消息对娇贵的千金,真是晴天霹靂!艾黎她转身就往寨中奔去。

「别跑!嘿!待為兄的与你就地洞房后再报不迟。」

「你……休想!呸!凭你……闪开!下流胚……」

气急败坏的玉女仙姬抽出宝剑,一个横扫想逼退老三……

「嘿嘿!我有何不好?年轻体壮比那老头强多了,包你夜夜爽得直叫春!」

「呸!你……无耻……啊!你……你放手……下流……你……」

我们艾黎哪是他的对手,没两下她手中宝剑就被老三震飞,并转身双掌将艾黎尤物一双玉臂扳在她身后,使得艾黎不由得酥胸怒挺,活像两座巨肉山似的!不论她如何扭动挣扎,但她那双玉臂始终被牢牢抓住……

「你!放手!……否则……我决不饶你……啊!你放开我!不……不要抓我那儿……啊!不……啊!……」

原来老三左手紧勾住艾黎被扳在身后的双手,腾出右掌,伸到她胸前猛抱住她那双怒挺又极有弹性处女巨奶死命紧握不放,弄得玉女仙姬羞怒已极,娇声大喊:「啊!不……不要……你……你敢!啊!……呜……不……放手!」

「噢!噢!噢!好……好巨!挺……噢!」

艾黎她几乎昏过去。自小就高高在上娇贵无比的她,那被人如此羞辱过,别说抓奶,就连衣角被人摸到,她都毫不留情地一记猛鞭,但如今却被她厌恶已极的兄长巨乳羞抓虐揉。

「啊!啊!不……不……呜……你……放……放手!……」

「噢!好软!好大的香奶!看我整死你这巨乳奶娘!」

不管艾黎如何娇泣挣扎,他那只脏手始终游走在她胸前那双大肉球上,隔著薄丝劲装淫虐地羞辱玩弄著这双天下第二美奶,久久不放。

「啊!啊!不……哦!不……哦……噢!你放……呜……哦!嗯!」

不过盏茶功夫,羞泪未乾的巨乳玉女不知怎麼地双颊一遍晕红,一双星目微张,她那淫饱丰满无比的娇躯阵阵羞颤起来。微张的丰唇中发出了梦囈般地闷吟声,玉首微抬、娇躯瘫软的任他玩弄催情。

「嘿!瞧你这淫态,没几下就骚成这样!就让你爽个够!」说完伸出左手紧握住艾黎的左肉球,右手则在她右大奶上一阵搓揉,揉得她娇躯激起一阵淫颤。

她那瘫软无力的双手,不知如何是好,象徵性地抓住那双令她发情瘫软的脏手,娇喘不已地低吟著:「哦!不……不要……羞死人!不…「住手!你们兄妹在干什麼!不知羞耻的东西,给老子绑起来!」

「啊!我……我……你……你……起来……呜……呜!……」

这一声怒吼,惊醒了半昏迷飢渴已极的巨乳艾黎,她吓得荒乱地抓紧敞开的衣襟,定神望去,只见三位哥哥及爹站在离她俩数丈处外怒目相视,而狡滑无比的老三猛然起身往反向密林中飞奔而去,只留下呆坐在地的她。

艾黎衣衫零乱,下胯淫湿一遍,欲哭无泪地缓缓起身,顾不得地上的粉红肚兜儿,羞红著粉脸,不知所措的埋首整装梳理著……

「你!你!好不要脸!竟敢在光天下日与你三哥干这种事。你……把她给老夫绑起来!带回去!」

「是!嘿!嘿!小妹得罪了……」

「呜!……不……不……我没有……是……呜……是……三哥他……强……强……」

「你胡说!你看你胯下……淫湿一遍,还敢矫辩!给我绑!」

只见老二、老四二人抓起巨乳么妹的圆软玉臂扳在她身后,而老大一脸淫笑地用预备好的麻绳紧紧地将艾黎一双玉腕交叉高吊反绑在一起,然后再绕过她那圆饱怒突的胸前,上下各四条绕过巨奶,拉紧后再紧缚在她香背的双手上再用两组麻绳穿过腋下,绕过她胸前八条麻绳,再穿回身后,不顾艾黎妹哭得梨花带雨似地,用力地往后一抽,再将这两组麻绳紧紧地缠绑在她的玉腕上。

「嗯!……呜!……呜!……不要……我没……嗯!呜……」

这一绑可看得父子四人口水直吞、下体发硬,原来艾黎妹淫饱俊挺肉峰,被那上下各四条麻绳压挤得硬往前顶,怒耸淫突!直顶得她胸前排扣几乎绷开,看得四人两眼发直!

绑得真是美极,如此虐绑,让艾黎羞得无地自容。

「嘿!请小妹张开嘴……快!」

「呜!你……想干麼!哦!噢!嗯……唔……唔……」

不等她问完话,老大双手拿著一条皮製而中间穿著半个拳头大、软木製球状刑罩,硬塞入艾黎她那张开的小嘴中,将她丰红香唇完全撑开,真是淫虐已极!

羞泣不已的她,一心只想待爹怒气已消时再努力解释,艾黎她哪知道这一回去被父兄四人轮番折磨凌辱,紧绑虐奸得死去活来,淫液几乎洩尽為止……

就这样艾黎尤物,被三人连推带拉地带回寨中后院的刑室内。

当刑房铁门被用力地关上时,她心中泛起一阵寒意,她美目圆睁,一脸惊恐迷惑地望著四人……

「给老夫吊绑在横梁下!老夫现在去你娘那儿,一会就回来!你们给老夫好好地看著她!要是那一个胆敢动她一下,老夫就剁下他的手!」

「是!遵命!」

三人互望一眼齐声道后,硬生生地将巨乳尤物闺女几乎悬空地吊绑起来,寨主看了一下被淫虐吊绑的美肉闺女后,极不情愿地急步走出刑房。

「嘿!老头儿这来回少说也要一个时辰!我们……」

老大首先发难,走到艾黎那高挑淫饱令人兽性大起的艾黎身前,死盯著她那双巨乳不放,三个淫棍围在被虐吊悬绑著只剩脚尖著地、惊恐已极的巨乳美屄小妹娇躯前后,三双粗肥大手猛然紧握住艾黎巨奶美屄及香臀处,极淫虐地凌辱,玩弄著他们垂涎已久的仙姬闺女……

「呜!……呜!……呜!……哦!……哦……唔!……唔……呜!」

整得我们大奶闺女艾黎羞泪直流,拼命地猛摇玉首挣扎。她不许再被弄得春情大起淫汁狂溢了,再被爹瞧见的话,她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但不论她如何强忍,就是抵挡不住那六隻在她全身最要命部位,死命地捏抓抠揉的大手催情撩春。不一会儿功夫,那股奇痒淫爽又再次爆发,直衝玉首及胯下美屄内,痒得艾黎娇躯痉峦不断,淫汁又一次地泉涌而出……

整条紧身丝裤被这六隻淫掌弄得湿了又干,干了又湿……

「噢!真受不了的爽!没想到我们这冷傲不可一世的巨奶小妹,淫水如此的多!连洩了半个时辰还没洩完!总不能这样玩下去,老四!将小妹身子放下到她的小嘴刚好能含住老子的肉棍為止……对!对!让她跪著……嘿!嘿!让你尝尝老子的肉棍味道如何!嘿!老子肏不到你那美屄,只好跟你来个口奸,包你永生难忘……」

一面说著,老大一面解下紧套住艾黎口中的刑球,不等她回神过来,即一手扣住她下顎关节,一手紧抱住艾后脑勺,用他那根又硬又粗,又黑又臭的肉棍硬塞进她张大的小嘴中用力地抽送起来。

我们原本飢渴淫痒已极的美屄尤物被那迎面扑鼻而来的腥臭,及紧含在她口中不断抽送的粗硬脏物,惊吓得完全清醒,这比死还可怕的羞辱竟发生在她身上及香口中,弄得艾黎几度昏死又被弄醒,羞得她死去活来地狂泣不已……

「呜!哦……哦!……哦……唔!……呜……呜!……」

「吱!……噗!……吱!……噗!……」

一根又一根的腥臭阳具,随著肉棒在她红唇间进出嘴角边不断飞溅出口水,不断的虐奸著艾黎的香醇小嘴,一次又一次的精液狂喷入她艷红的小口中,把肉棒插进咽喉最深处。

「噗噗……」大量的精液射进艾黎的食道中,有的被她强吞入腹,有的则沿著她的香唇嘴角溢出,流得艾黎胸前淫湿一遍……

只见三根阳具不断轮换虐奸著她的小口,直到每人各喷精六回,艾黎她吞下大量的淫秽精液為止。

三人各个爽得瘫趴在地,久久起不了身……好不容易地再拉紧吊绳,直到艾黎脚跟悬空,再将那护口刑罩套入她张大的小口中后三人才就地昏睡起来。而今只留下我们哭干了眼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巨乳闺女,依然被虐缚吊绑在刑房中,乞求爹能救她,為她严惩这三隻淫兽。

不知过了多久,刑房门终於被推开,寨主心急地走了进来,见三人睡得跟死猪一样,再看道心肝宝贝依然被同样地虐缚吊绑著,看得他心疼不已,但又有一股极强烈地淫虐快感激起。

心想老子从小就每日暗中在你的饮食内加入养春补淫圣品,才将你养得如此淫美而多水,要是老子再不肏翻你那闺女美屄,万一落到不孝四兄弟手中,岂不悔恨一生!

「哦!我的宝贝闺女,可苦了你了!乖……乖……别难过了!爹会疼你一辈子……哦!哦!好……好……」

「呜!呜……呜……呜!……」见到寨主,艾黎再一次的狂泣娇吟不止,她泪眼汪汪地望著寨主,神态凄楚动人……

「哦!哦!好!待爹解开吊索!哦!哦!好……巨!」

只见寨主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右手自艾黎身后绕到她胸前,紧紧地抱住她那羞饱淫湿的巨乳用力往上举起,直到她双脚完全悬空為止!羞得艾黎闺女紧闭美目,心中是又羞又迷惑,爹一定是一时情急,想尽快解去绳索,才不得已抱住自己那双羞奶,别想歪了。

「小心肝,你再忍耐一会儿,这吊索不好解!噢!换只手看看……唔!哦!噢!好……好紧!好巨!哦!」

「嗯……!」

我们被寨主紧抱住巨乳口含刑罩的美屄艾黎,善解人意地含首回应,粉颊火红的她极依顺地任由他巨乳紧抱。只见她爹两手互换了至少十次,左右开攻,在他宝贝闺女被淫绳挤绑的酥胸巨奶上又抓又握又抱又揉地,足足玩弄了近两顿饭光景,直弄得艾黎粉颊羞红淫喘不止才解开吊索。

直到艾黎双脚著地,他双掌始终紧抱住艾黎胸前那对绝世美奶,搓揉不已的轻声道:「小心肝闺女!你自己可以走吗?要不要爹抱你……嗯……好软!哦!哦!你……受受……哦!哦!」

「唔……唔……噢!……哦!嗯……嗯……嗯!……唔!……唔!……」

只见被爹弄得淫痒难耐,春潮犯滥,淫欲直钻下胯美屄内的大肉球玉女,娇躯淫抖不止地香喘闷吟著,飢渴以极地的玉首一会儿猛摇,一会儿高抬,不知倒是想表达什麼……

「噢!好!好!你真的不能动吗?唔!爽!哦!嘿!爹忘了取下你嘴裡的刑罩!嘿!也是时候了!咦!你全身為何以如此淫湿……咦?还有男人的精液……你刚才被他们怎麼样?你老实招来!说!」

寨主一面取下她口中刑套,一面质问著艾黎,被弄得下体奇痒的美奶尤物不 知如何是好……

「噢!唔!嗯……嗯……他……他……们他……噢!不……不要抓……」

不等艾黎回答,寨主双掌猛然紧抱住她淫喘起伏不已的左右巨乳,死命地揉捏道:「说!有没有碰你的大奶!说!」

「噢!唔!……我……我……没有……有……哦!……哦!呜……呜……」

「你!你!為何?為何让人摸你的大肉球?说!还碰那裡?你给我说!」

「啊!不……不要捏!不要!我受不……了!啊!噢!噢!啊!」

「好!待会老夫会好好地跟你算这笔帐!」

说完抱起艾黎她那淫痒飢渴的丰满玉体,快步走到后山崖壁边用脚猛踩下石地。忽然石壁缓缓开了一个人高的小门,寨主抱著艾黎闪身进入门内后,石壁又缓缓关上。

而三个在昏睡中被吵醒的兄弟们,跟踪到崖壁边四下寻遍也找不著机关,就在此时,石壁内传出一阵阵艾黎玉女那惊心动魄、令人精液狂喷的美屄淫泣凄喊声!久久不止。

那淫媚已极又飢渴无比的泣淫浪喊声,一阵又一阵地传出,直听得三人几乎再次精液狂喷!……

「好恨!真不知老头儿用何种下流淫刑,竟弄得小妹如此淫浪!真是难以想像……」

「唉!不知开始姦淫了没?想到小妹那对雪白巨奶,及那淫湿羞窄的嫩屄!唉!……」

到底我们艾黎在此石洞内,遭受何种下流残酷的淫虐?这只有她最清楚,但可想而知的是绝对让她死去活来的凌虐。

她那淫泣凄喊声足足持续了三个时辰才停止,就这样寨主一连五天没出过石洞。而艾黎那令人喷精的淫喊声每日至少三个时辰,一连五天从未间断……
一路狂奔 2006-8-19 08:38 PM
 侠女虐奸史

发言人∶NO


她那淫泣凄喊声足足持续了三个时辰才停止,就这样寨主一连五天没出过石
洞。而艾黎那令人喷精的淫喊声每日至少三个时辰,一连五天从未间断……

  到底石洞内发生何等惨无人道之事┅┅

  原来寨主将淫美尤物抱入石室后,艾黎发觉这石室内布满各种工具及绳索,
她颤声道∶“爹!这┅┅这┅┅您┅┅”

  “哼!你这小淫妇!竟敢让你二哥扒光衣服大奶虐抓!看我怎幺整你!”

  他一面将艾黎抱到一根刑柱前,将她牢牢地紧缚在柱上一面恨声回道。

  “我!我没┅┅没有!我┅┅呜┅┅呜┅┅不┅┅不要!”

  我们娇纵艳冷的尤物羞急娇泣地挣扎不已,寨主是又爱又恨地绑完后转到艾
梨她那巨乳怒挺的娇躯前,双掌猛将她那双圆饱淫挺大肉球紧紧握住阴声道∶

  “还没有?老夫不是瞎子!噢!噢!好┅┅好软!不!老夫是说他是不是如
此抓奶!是不是?”

  “呜!┅┅呜!不┅┅不!噢!不要!我没有!嗯┅┅喔┅┅不要捏!黎儿
好┅┅好痒!呜!”

  “痒幺?哼!老夫自小宠你给你吃好穿好的,将你养的白嫩妖媚,无非是准
备将你纳为妻妾!哟哟!噢!好软!好骚的巨奶!”

  “您!爹!你!呜!┅┅不!你说什幺?你┅┅噢!不!不!呜┅┅”

  “哼!我不是你爹!老实告诉你,你是我的养女!嘿!你以为自小老夫吩咐
你每晚睡前吃的药丸是何物?那是养春补淫圣丸!你才能生得如此一双巨奶与肥
臀!”

  “噢!噢!不!呜!呜┅┅嗯┅┅爹!黎儿好难┅┅难受!呜┅┅哦!┅┅
哦!好痒!”

  尽管我们巨乳仙姬又惊又恨,但那双紧握着自己羞美巨奶的淫手弄得她激情
地淫喘娇泣不止。尤其是寨主不时紧掐住艾黎顶在丝衣下的粉嫩奶头淫虐地揉捏
羞辱着┅┅整得她娇躯不断地淫抖痉挛,久久不止┅┅

  “哼!难受!下面老子教你痒得娇喊叫春为止。瞧你那淫汁,流湿一裤子都
是!”

  说完他腾出右手往艾黎胯下美处用力一插、再一搅!弄得我们美尤物玉体激
起一阵狂颤!淫抖!

  痒得她不顾羞耻地昂首泣喊淫叫不止∶“哎呀!呜!噢!不!嗯┅┅嗯┅┅
唉┅┅哦┅┅哦┅┅不!不!痒!痒!死我了!呜!┅┅”

  一波波稠浓淫汁自她那处女美内狂溢而出,整条火红丝裤完全湿透。一股令
她死去活来的淫痒,整得艾黎玉体完全弓了起来┅┅

  看得她养父淫心大起,两指一用劲,硬生生地穿破薄丝裤裆,直插入艾梨那
淫湿美内又抠又搅起来。

  “呀!呀!呀!不!呀!呜┅┅呀!”

  只见艾黎玉体一阵激情狂抖,一张饥渴已极的粉脸完全高抬放声泣喊,她那
处女美内激情的淫液更狂泄而出,溅得她养父手掌一遍淫湿。

  这一轮抓奶抠淫刑,足足让艾黎尤物又痒又饥渴的连泄了近一个时辰才结束。

  寨主此刻再也忍不住欲火焚身,将艾黎尤物解开紧缚在她身上的淫绳,抱起
她那香软丰满的骄躯往软踏榻上一放,光着身子趴在艾黎那饥渴无比淫颤不止的
玉体上,双掌抓紧她身上一丝衣一阵撕扯,没几下将她扒得精光,顿时巨乳美姬
白嫩丰饱玉体一丝不挂完全瘫软地呈躺在她养父眼前。

  艾黎她美目失神,淫喘不止地静待着那可怕又要命的奸辱。只见寨主双目喷
火地扒开美闺女的淫湿而微颤的雪白玉腿,用他那根又粗又硬、又脏又长的淫棍
往艾黎她那羞窄嫩饱淫汁泉涌的处女美内狂插而入!

  “吱┅┅”的一长声美虐声,应声传出,紧接着一阵令人疯狂的处女啼喊叫
春声,传遍整个石洞┅┅

  “呀!┅┅”只见我们处女尤物被得完全疯狂地仰首狂喊,双手抱头死命地
叫春,激情的爱液自她处女美内急喷而出!

  寨主爽得一阵淫吼,双掌用力紧握住艾黎那双抖摆弹跳不止的淫挺大肉球,
下体猛力地抽送虐奸起来┅┅

  “噗!吱!┅┅噗!吱!┅┅”

  “呀!呀!呀!呀!呜┅┅呀!呀!噢!噢!呀┅┅呀!”

  我们受尽凌虐羞辱的处女美姬被狂奸得又痛又淫痒,不由自主地双腿高抬紧
缠住寨主腰部,淫喊娇泣不止┅┅

  艾黎这美仙姬洞房花烛夜,就在这后山刑洞中被她的爹残酷地糟塌了。

  寨主发狂地奸淫着艾黎她那羞淫而落红不断的美肉缝,被奸得死去活来的美
娇娘下体淫汁狂喷不已,数度昏眩。直到她爹狂奸四、五百下,连连喷精四回才
结束这场淫虐的闺女狂奸篇┅┅

  第二天午后巨乳美娘艾黎悠悠醒来┅┅她发觉自己全身一丝不挂,巨奶朝上
的大字形地仰绑在刑架上,不禁又羞又恨;而她爹又正站在她那大张的腿根美前,
正用异物不停地来回刷动┅┅

  “呜!呜!爹!你┅┅你┅┅想干幺?你!┅┅呜!┅┅呜!┅┅”

  “我不是你爹!你爹是金陵刘府刘王爷,你娘是刘府四姨四夫人!”

  “爹!你!你┅┅胡!胡说!呜!呜!”

  “嘿!嘿!老夫再告诉你个秘密,其实你也不是刘王爷亲生的,嘿!你是四
夫人在金陵城外被销魂居士强奸后留下的私生女!┅┅”

  “哦!不!呜!呜┅┅不!我不信!那┅┅我为何会在寨中┅┅呜!”

  “那是因为刘府丢不起这个脸!刘府三夫人,也就是刘婉陵郡主她娘将你娘
撵出刘府后被老夫收留的,只可惜你娘四夫人被老夫用不到三年就香消玉坠了。
唉!还好你已长大,并且长得比你娘还美还淫媚!嘿!让老夫┅┅嘿!嘿!“

  “你!你┅┅好无耻!呜┅┅呜┅┅呜┅┅你┅┅你┅┅哦!不!哦┅┅你
┅┅在擦什幺?你!哦!哦┅┅呜┅┅”

  “嘿!老子在你那美肉缝内擦上世间奇淫的烈女百日虐淫浆!你是不是感觉
嫩内一股淫热辣痒?嘿!嘿!待我在你最要命的奶头美内连抹上十回,那药性将
一辈子无解!除非┅┅嘿!嘿!”

  “哦!哦┅┅哦┅┅呜┅┅呜┅┅噢!不!不┅┅哦!呜┅┅呜┅┅”

  果然,艾黎在自己的粉嫩奶头及美内被抹上虐淫浆后,没多久就已热痒难耐。

  “呜!呜!哦!哦!我┅┅好┅┅呜!呜!痒┅┅不!呜!嗯!咿!咿呀呀
咿!咿呀呀!”

  “嘿!够痒吧!甭担心,老子在你昏迷时就已让你吞下十颗极滋补的养春补
淫丸,足够痒你淫汁泄不尽。好,老夫问你,愿不愿与老夫当众完婚?说!”

  “呜!呜!你休想!你┅┅你!呜┅┅又老又丑!呜┅┅呜┅┅我┅┅死也
不愿┅┅嫁给你!呜!呜┅┅哦!咿呀呀!咿!咿呀呀!”

  艾黎现在才真正尝到这股淫烈奇痒,痒得她泣嚎娇喊不止┅┅被仰绑的丰满
玉体无助地狂扭淫颤着┅┅

  “好!很好竟敢嫌老夫老丑!非整死你这大奶小荡妇不可┅┅”寨主又恨又
怒,双掌用力地握着艾黎胸前那双淫喘狂颤的淫挺巨乳,低头就在她那两颗痒得
死去活来的硬挺粉头一阵吸咬淫舔。

  “咿┅┅咿┅┅呀┅┅呀!呜┅┅呜┅┅咿!咿┅┅呀┅┅呀!哦┅┅哦!
不┅┅不┅┅咿!咿┅┅呀┅┅呀┅┅!”被折磨得完全疯狂的尤物艾黎发出一
阵令人喷精的美妇淫喊声,久久不断。

  一股急烈的奇淫虐痒直窜下体,淫湿而粉嫩美内,大量的晶莹爱液狂溢而出!
就这样艾黎被她爹足足淫虐一个半时辰后,才举起硬挺淫棍往她那淫痒已极的嫩
狂起来┅┅

  “呀!咿!咿┅┅呀┅┅呀!呜┅┅咿!咿┅┅呀┅┅呀┅┅哦┅┅哦┅┅
咿!咿┅┅呀┅┅呀┅┅!”直得巨乳美姬娇淫泣喊,数度昏死。也爽得她爹一
连喷精四回,才结束这场可怕的虐奸。

  就这样一连数日,美侠女艾黎被她爹日日凌虐夜夜狂奸,她那凄美而激情淫
喊声自石洞内传出,直听得守在洞外数日的三兄弟数度喷精,又恨又痒!

  第三天、第四天┅┅一直到第七日,洞门突然启开,只见寨主跌撞地走出石
洞,无力地喊叫∶“快!快!扶┅┅扶┅┅老夫回┅┅回房取┅┅药!老┅┅老
夫过┅┅过┅┅”话没说完即昏死过去。

  “老三快扶爹回房!我进洞查看发生何事,快!”

  “哦!哦!”

  老大急忙进入石室内一瞧,眼前的景像立刻令他目瞪口呆,而跟着进来的老
四亦呆立当场!

  原来我们原本冷傲娇美的绝代尤物,全身一丝不挂,玉体且血痕斑斑地被仰
面躬身反缚绑在粗横木上。一双淫湿嫩白巨乳及圆浑玉腿,双臂被数十组麻绳紧
紧地缠绑着,根根深陷肉中。

  气若游丝的艾黎被叉开的腿根美处,大量的鲜血淫汁不断涌出┅┅流得一地
都是。看得二人又惊又怨、又爱又恨!

  “快去爹房内取那瓶九转还魂丹及补血用的养气补阴丸!快!快!否则就迟
了。”

  只见老四立即转身飞奔出去,而老大则急忙解开紧绑着艾黎玉体的绳索,将
她抱往软床上平躺,双掌不断搓揉她那血痕斑斑的大肉球,一面活血,一面怜抚
着艾黎那双绝世巨美乳。

  足足昏睡了七日,并经四兄长的细心调养,美姬艾黎终于清醒。

  清醒后的她看了四下及四人一眼立即起身想下木床,这时才发觉自己全身一
丝不挂!立即双手抱胸,惊叫道∶“呀!你们!我怎幺会┅┅我的衣服┅┅快!
拿来!”

  “嘿!别急!爹正四处找你。衣服早已放在床头,你刚痊愈,盖上被子休养
好再穿不迟┅┅先吃些东西,这粥很补的,可很快恢复体力!”

  “嗯┅┅”艾黎她迟疑了一会儿就开始进食,进食完后又睡去。

  直到第二天下午,她隐约听到有人在交谈∶

  “应该全好了,是否先弄醒,老子已忍不住┅┅”

  “我看还是等她睡醒再┅┅嘿!醒了!我先┅┅”

  “你!你们┅┅想干什幺?呀!呀!不!放手!无耻!不!哦!呜┅┅”

  只见四人如饿虎扑羊般硬将棉被掀开,将艾黎双臂压着,老大光着身子全身
压住她那淫饱雪白玉体,双掌紧握住她那对白嫩怒耸大肉奶狂吸乱咬起来。

  “爹已干过你,也该我们了。嘿!我们会非常温柔,弄到你爽为止!”

  “哦!哦!好!软!好!好!受不┅┅不┅┅了!哦!哦!”

  “呀!呀!哦!呜┅┅呜┅┅不!嗯!不┅┅”

  又是一根硬棍狂塞入艾黎羞窄嫩内猛起来,又得艾黎羞愤已极!但不管她如
何挣扎,始终躲不开那根在自己美内进出狂奸的淫棍。

  没多久艾黎又开始喘开始淫痒,并发出淫媚已极的叫春声∶“哦!哦!喔!

  不!唔┅┅唔┅┅呀!呀!呀!噢!噢!呀!“

  就这样艾黎再次尝到被人奸淫的痛苦快感,四人轮番而上,日夜不断,一连
三日共奸了九轮、三十六次的奸淫!

  不知为何,艾黎并未被得死去活来,到后来索性红着粉脸,美目紧闭,不时
闷吟地去承受这无耻的奸淫,直到四人精疲力尽,瘫倒昏睡为止┅┅

  艾黎美目含泪轻巧起身,穿上一套粉红软丝劲装,包好衣物,怨毒已极地看
了横躺在地的四人一眼,悄然走出木屋,潜回闺房收拾细软及宝剑长鞭,趁夜逃
出她从小生长的艾家寨,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完)
新闻自由 2006-9-16 07:39 PM
it is another very good piece for story to read..........thx
雪树 2006-10-8 03:30 AM
文笔有些凌乱.不过还是支持发文.
Ting 2007-2-26 11:58 PM
侠女虐奸史 第四章
(第四章)

艾黎侠女脚不停止地疾奔近百里才离开艾家寨势力范围,经过一日夜来到一个小镇。进住一家小客栈后梳洗用餐休养,一连三日都未出门,一她不知何往,二是略做休养并试图忘去那半个月可怕经歷!第四日她结帐后买了匹俊马,拿定主意后往南奔驰而去……

人说江南四季如春、景色如画,她一直想见识,因此一路瀏览而行,时光匆匆一幌眼过了一个月,她已到宜昌。进入城内一路车水马龙,与北方完全不同,艾黎兴奋地边走边玩,但一路上早已被不少淫贼盯上。

她所到之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她的冷艷绝伦及丰满已极的酥胸小蛮腰及圆饱美臀,被粉红色软丝紧身劲装紧包得淫凸翘挺;背插宝剑披肩飘逸,一脸冷傲不屑,眾人瞧得口水直吞贼眼发直,艾黎虽是一脸不屑却得意在心,她的出现眾人议论纷纷,可说是轰动整个宜昌城。

「真美!真她奶奶的大,够水……」

「她娘的够味儿!当今武林也只有金陵郡主比得上!」

「老子见过郡主绝色,这小妮子亦差之不远,唉!此二美看来非福也!」

这一番交语听得艾黎又怒又恨回身下马,走到三人跟前一笑问道:「三位可在说我?嗯!」

她这一笑可看傻了眾人!个个呆若木鸡,她这一笑笑得千娇百媚,美得闭月羞花。

「怎麼不回话!三位所言之郡主是指何人?」

「哦!哦!不!小的……在下是说金陵刘……府大千……千金婉陵侠女!」

回话人结结巴巴,被她这一笑弄傻了。

「哦!那你可知这郡主现身在何处吗?」

「咦!姑娘您不知晓?她人已在宜昌数日,嘿嘿!」另一人兴奋地抢答道。

「真的吗?你怎麼知道?」

「全城的人皆知!这几天有位仙女下凡,不!现在有两位!嘿!嘿!」

三人贼眼不时死盯住艾黎胸前那双紧包在薄丝劲装下一直起伏不断的怒挺巨峰口水直吞……

「哦!那三位可知她住哪儿吗?」

「在长江边的逍遥客栈,往这条大街直下去到江边右弯即可。如姑娘不知,我等乐意為您带路!」

「哦!那可不必,下回如果再让本姑娘听到三位满口胡言,休怪我不客气。

哼!闪开!」

「姑娘!嘿!你可得留神,她可是杀了不少人的女煞星!」

不等他说完一扭身跨上马,娇喝一声朝江边急奔而去。艾黎心想:「我倒要瞧瞧这刘婉陵如何娇美!娘被赶出刘府才使她与我遭受剧变,我恨不得……」

到了江边右转,果然看见富丽堂璜的逍遥大客栈,到了客栈前,就见装著体面的店小二迎面笑道:「女客……客官!您……您住店……嘿!嘿!让小的……

為您看马……您裡边请!」

「嗯!」艾黎頜首一下,随另一位小二入店。到柜檯前掌柜见到她后,呆了一呆迎笑道:「您需要何等上房?小的為您準备。」

「你这可住了一位从金陵来的刘家千金?帮我安排在她的边房即可。」

「这!这!恐怕……这……因為刘小姐她……她包下她房间四周所有房间,小的不……不能……」

「哦!你去告诉她,我是阴山艾家寨的艾黎,她的远亲!」

「您……您请稍后……」说完立即往后院行去,没多久他就回来笑道:「真该死!小的不知您是她表姐。这边请……请……嘿!嘿!」说完即引著艾黎侠女进入后花园。

过了几个迴廊来到一间华丽厢房,他笑道:「这是您的上房!刘小姐就住隔壁,待会儿小二会上来换洗用水及点心,您请慢用!」

说著打开房门并介绍房内佈置,并打开窗子,整个长江之山光水水色一览无遗,艾黎心情立即一阵舒坦,看得入神,连掌柜的何时带上房门她都不知,直到小二再敲门她才回神,她待小二忙完出了房门才转身梳洗一番……

「叩!叩!叩!」

「谁?门没上锁……」

门被推开,一位高挑而美艷绝伦的黑衣劲装少女站在门前,两位美女都呆了一呆!美目对瞧许久,二美皆露出一脸惊叹。

「你是?」

「哦!小妹刘婉陵。这位姐姐可是艾家……」

艾黎知道她就是令她下场悲惨的人,看她生得如此之美艷,美得沉鱼落雁,艷得闭月羞花,心中又忌又恨、百感交集,不由得长叹一声,点头道:「唉!小妹就是你素未谋面的刘府四夫人的女儿,你请坐。」

说完美目含泪,幽幽地与婉陵相视而坐。

婉陵原本面带寒霜的粉脸立即亦一阵激动,含泪坐下娇声道:「唉!我听娘提过许多回四娘,也提过姐姐您,只是爹爹严禁家人提起往事,小妹我代爹向姐姐赔罪!」

「甭提过去了!家中一切可好?」

「呜……呜……」婉陵再也忍不心中悲痛,娇泣不已,过了许久才缓缓道出一切……就这样,二美由陌生到熟悉,开始促膝长谈。除了被紧缚虐奸之事二人皆所隐瞒羞於啟口外,二美几乎无所不谈。

艾黎听完后娇声叹道:「唉!无怪陵妹妹极欲杀尽天下淫贼,太可恶了!可惜姐姐学艺不精,否则我也决不饶……」

「黎姐你放心!小妹愿将我之所学倾囊相授,以聊作补偿,不出数月包有精进!」

「这!这不……不好吧!你将府中秘学传给外人,我怎敢接受?」

「姐!不许你这麼说,好歹你是我姐。我不管,明儿起就开始,噢!都已入夜,我俩儿去用餐……走!」

「嗯,也饿了。嘻!走在妹妹旁姐我沾光不少,小妹真美,美得连我都想一亲芳泽!」

「姐姐你胡说!你那股成熟之美,娇媚已极,小妹自叹不如。唉!」

「你贫嘴~~看我不打你才怪!嘻!」

二美边走边说,笑得花枝乱颤,手牵著手走进大堂找个空位坐下。艾黎及刘婉陵这一笑,真似百花盛放,娇媚横生,看得满堂食客个个呆若木鸡,原本闹哄哄的大堂,立即鸦鹊无声。所有眼光全集中在二美身上打转,个个口水直吞地死盯著二美胸前弹颤不已的怒挺大肉球及美臀不放,看在二美眼裡既噁心又不屑,婉陵更是粉面含霜,转身瞪著眾人美目金光暴射,看得眾人一阵哆嗦,个个低头不语。

「小二过来!」

「是!两位姑奶奶有何吩咐?嘻!」

看到店小二一脸无辜滑稽相,二美又觉莞薾,怒火顿时消去大半。

「我们回房用餐,你知道该送哪些菜吧?」

「小的知道!嘻,小的这就去準备!」

「姐!我们回房用餐,在这裡我食难下嚥。」

「走!我也是。哼!一群癩蛤蟆……」

二美转身回房,眾人看得又是一阵抽筋又爱又恨,没一会儿工夫,客人已少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个个一脸淫邪相,并互相窃窃私语。

二美进入婉陵房内,用完餐后就款款而谈,不时笑声不断,直至黎明才同床而眠。

从第二天起,婉陵即尽心地将自己所学精华倾囊相授,婉陵亦因此挪后自己的行程,专心传授艾黎绝学。

时光一幌三个月过去了,在客栈待上一两年的费用,对两人而言并非大事,毕竟二美出生皇族,身上的珠宝黄金已足够用上几十年,但对婉陵来说,时间愈长愈心急,这一天她终於开口:「黎姐!你已精进极多,再假以时日,小妹即可為你打通诸任二脉及生死玄关,练得与我一样之金刚不坏之身,姐姐聪明绝顶,应可很快悟出窍门。小妹必须出门探访娘亲及雪芬妹之下落,少则十日,多则半月,即赶回客栈。」

「你尽可放心出门,别担心我,三娘之下落重要,我想与你同行,但怕会让婉儿分心。唉!我真惭愧武功太弱!」

「不,姐别这麼说,由於一路凶险难测,小妹尚可应付,但姐姐现今是我唯一的亲人,绝对不许姐有一丝意外或伤害,否则我将……」

「不许你这麼说,我会凡事留神。」

「江湖人心险恶,没事尽量少出门,我会留下一本上乘心法及剑谱,姐可按时勤练。小妹真捨不得离开姐姐,呜……嗯……呜……」

「我也是,别难过,姐会等到你回来為止,姐也只有你这个亲人……」

二美再也忍不住地相拥娇泣起来。好久好久,二美才擦乾眼泪……待一切交待清楚后,二美相依走出客栈,才依依不捨地分手。

艾黎尤物望著婉陵妹娇美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街尾后,才寞落地回房,她呆坐窗前好一会儿,才起身按婉陵所交待之方式勤练武功,心想:「唉!前些日子是我错怪婉妹了吗?不!爹会这麼说一定有这事儿!先学好武功再说!」

话说绝代尤物婉陵出宜昌后直奔巫山,再次夜袭淫堡。她一见人就杀,杀得淫堡再次重创,死伤近千!经过婉陵三次进击,使得原本有徒眾五千人之天下第一大淫派,几乎剩下不到二千人。不光是淫堡,其它三贼窟亦皆遭殃,各剩不到千人,才造成四派临时结盟联合对付她一人的局面!

婉陵的再次突袭还是没找到亲人之下落,只救出八十位被姦淫得死去活来的尤物侠女。这其中包括了几位名门美女,分别是银衣仙子王晓雯、天山双艷杨嘉雯及姐姐杨安立、唐门四美王瑞玲、巩利、於莉及利智,以及紫衣魔女戈苇如。

在疗好眾美的创伤后,本打算将她们送往崑崙山中之玄冰谷,但一趟至少需时半个月,眾女此刻身体虚弱,不宜远行,得另作安排。这十几天来闯遍三峡流域所有淫派,虽救出八十几位侠女,但始终没有雪芬及娘之踪跡,婉陵只好暂时作罢,先僱船护送眾美女回宜昌城外东郊一个僻静的农庄,并买下一座极隐密偏远的大庄园,选出十几位武功较高、反应敏捷的侠女们负责警戒、照料饮食,用三天时间教授眾侠女上乘武功心法,并选出其中一位年约二十五岁的冷艷侠女巩利為首,组织眾人。

婉陵郡主她留下了五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吩咐典当以作使用,并交代她们深居简出,切勿引人注目,半年内会回来接眾女去玄冰谷,眼前先见到艾黎姐再说。

其间四派已有所防备,由於原本有近万人之四派,被婉陵一个多月突击,只剩七千餘人,故四派盟主将总堂集中并移往夔峡丛山中一处极隐密的峡谷,留在原处的只是不堪一击的眾徒,因此雪芬小美人等及另外上百位尤物当然被带往该谷,供四大淫魔及千贼凌辱姦淫用。

话说婉陵尤物赶回宜昌逍遥客栈,急於见到她所想念的艾黎姐,一进门就往后院艾黎房间奔去。到了门口,她兴奋地一面推开房门,一面娇喊道:「姐!我回来了!姐!咦?她到哪去了?」

不见艾黎在房内,婉陵心中浮现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会不会?不!不要乱想!去问掌柜!」

她急忙衝到前厅一问,掌柜说:「已有两天未见到人了,亦未见令姐出门,莫非……」

不等他说完,婉陵心急如焚地回到艾黎房内,忽见茶几上压了一张纸条,她立即取来一看:

「嘿!嘿!艾黎姑娘在我等手中!如欲救人,请於五日内至城外西方十里之红莲寺,并带禁宫秘笈来换人。嘿!此女生得娇媚淫美已极,如逾时未至……嘿嘿!我等只好将她……」

婉陵惊怒已极,衝出房门取出背包内之秘笈,将背包放回房后再飞身跃上屋顶,也顾不得许多,一提气,整个娇躯猛然拔起十餘丈,一个乳燕穿身,脚不著地的直往西城门飞扑。急於救人的她并未留意她身后同时有三支冲天火箭直衝天空,并一路此起彼落地跟著她!

婉陵几个旋身,只是转眼工夫已越过城墙,直扑西方红莲寺。

位於城西的红莲寺,看似一般寺庙,香火平平,其实内藏凶险!婉陵尤物她哪知这一去,竟使她再次被擒,被眾淫道士虐缚狂奸数百回……

婉陵如闪电般的身影只在片刻间已到了寺门,只见四名非善类的道士已在等候,不等她开口已淫笑道:「嘿!嘿!郡主果然是至情中人,艾黎美……不……

姑娘在内堂相候,请随贫道来!」

「你们如敢动黎姐一根丝毫,本郡主誓血洗红莲寺!」

「嘿!贫道等纵有天大胆子亦不敢招惹郡主!您放心,艾姑娘完好如初。嘿嘿!」

怒气冲冲的婉陵随著四人穿过几个香客止步的庭院,来到后大堂,只见堂内数十名手持刀剑的道士分站两排,而中央横梁下被紧缚悬吊著的美娇娘正是艾黎尤物!而她身后则有四名道士以剑顶住艾黎娇躯四处要害。

一个道士剎有介事地高声通报著:「婉陵郡主到!」

只见一身艷红紧身劲装的艾黎双臂反绑,口含刑罩,粉颊一片淫红。原本紧闭的双目睁开,突然见到婉陵后立即激动得羞泣起来,她无助地扭动淫饱玉体,美目含泪地望著婉陵,神情凄楚动人,看得婉陵娇躯惊怒已极又心疼不已,庆幸的是艾黎一身火红劲装尚完整未破,应未遭到不幸。

婉陵焦急道:「黎姐!你……他们有没有对你无礼?」

「呜……呜……唔……唔……唔……」娇泣不已的艾黎尤物只能无助地扭身摇首,闷吟不止地回应。

只见面罩寒霜的郡主从怀中取出秘笈,往满脸横肉的為首道士前一扔,冷声道:「秘笈在此!现在给本郡主放人,否则……」

「哈!哈!哈!放人以后郡主如下杀手,恐怕无人能逃过你手下!」主持霍都将秘笈拾起后奸笑道。的确,区区四、五十人之眾,顶多只能档下婉陵四、五招。

「你……你好卑鄙!无耻!你……想怎麼样?」

「嘿!好说,好说。常言道无毒不丈夫,只有先委屈郡主,待我等全数撤离本寺后,再放人即可。不知您同意否?」

「你……呸!休想!」

「嘿!那就随你,只要我们的美娇娘受得了千刀划之苦!」

他说完一挥手,只听艾黎几声闷哼,娇躯立即被划下四道伤口,鲜血直冒!

原本已蓄势待发的婉陵,惊怒又无奈地娇喊道:「住手!算你狠,本宫同意就是!如你敢食言……」巨乳尤物极端无奈,看著被悬吊紧缚的艾黎,欲言又止地任他处置。

「嘿!嘿!那就请郡主美……姑……娘委屈一下,嘿嘿!很快就放……请您将双腕放……放到身后,高……高一点,对!嘿!就这样!嗯,好!哦……」一边说著,一边拿起身边手指粗的麻绳,走到婉陵她那高挑又淫饱的娇躯后,将婉陵已高扳在香背的双腕又紧又牢地缠绑在一起。

「哦!哦!好!好美肉!不……嘿!哦!哦!好!好!」他一面淫笑著,一面将绳索绕到婉陵那双淫挺巨峰的上下两端,再紧紧缠绑在身后那双玉臂及玉腕上,直到婉陵双臂与娇躯完全结合再一起為止。

「你!你……无耻!你敢碰一下,本宫会将你们剁肉酱餵狗!」

一种可怕的念头闪过脑际,她太熟悉这种被紧绑的淫虐感,想到此处不由得粉颊一片羞红,好在自己神功尚在,只要他有下流淫念,区区麻绳一扭即断。

正準备运足玄功之时,突然感到自己背后一阵刺痛,全身真气一散,婉陵如洩了气的皮囊般手无缚鸡之力。她羞怒已极道:「你!你好下流!贱胚!我已任凭……你还不放人!」

「嘿!万分抱歉!小的怕郡主突下杀手,区区十几组麻绳抵不过郡主的一根玉指,只好用金针打穴委屈贵夫人了!」霍都说道:「嘿!嘿!若不想艾姑娘被我姦淫,你就帮我用嘴服务一下吧!」霍都从刚才的一切,推断出艾黎的安全,可用来威胁此尊贵娇艷的郡主。

「你……你说什麼?你……你……」

「我是说郡主,您先用你的香唇亲遍老子的大屌,然后再含住肉棒用力地吸舔,跪著吸,懂吗?快!」

「你……你休……想!你……无耻!」婉陵她惊怒已极得呆了好久好久。

「来人,剁下艾姑娘的双腕!」

「不……不要!本宫依……依你就是。」

这一声吼叫才令她绝望地热泪盈盈,婉陵她羞得死去活来,又万般无奈地带著泪水,转身面对霍都的胯下跪下,用自己的嘴唇压住肉棒的侧面,然后移动香唇在各处亲吻,接著拢起落在脸上的头髮,在霍都阴茎的顶端轻吻。

霍都命令道:「快含入嘴裡!含进去吧!」

婉陵她露出露出怨恨的眼光看霍都,张开嘴,用红唇含住了霍都的龟头。只见霍都的阴茎在婉陵俏丽的小嘴裡用力地抽送,令他產生无比的快感,使霍都的屁股不断地颤抖。

霍都拨开婉陵披散在脸上的秀髮,看著自己的肉棒在这绝色美侠女的嘴裡进出的情形,她艷丽又吹弹得破的脸因羞辱而发红,娇嫩的红唇紧含著沾上唾液的腥臭肉棒,她那万般诱惑、寧辱不屈的样子,使霍都的情欲不断高涨,最后在我们娇艷尤物的嘴裡爆炸,精液不断射入这冷傲尤物的咽喉深处,但霍都紧按住婉陵的玉首,使精液全射在婉陵的香嘴裡,直到她完全吞下去才缓缓抽出肉棒。

这样如此淫秽的羞辱,直弄得我们绝色美侠女跪地抽泣不已,霍都不由分说抱起婉陵郡主的玉体,双手再度紧握住她那双淫饱的大肉球用力地揉搓,并淫笑道:「现在用您的小嘴含住这软球刑套!……快!」

「你敢!你想干麼?你……不!不!唔……哦……哦……哦……哦……」

不管冷傲尤物如何不愿、抗拒,到最后她那丰饱的艷唇还是被环状中空刑球硬塞进了嘴中,使得她那嫩红丰饱的小嘴被完全撑开并不断发出令人亢奋的闷吟声,淫美已极!

「嘿嘿!我的美肉小郡主,噢!你可想死老夫了。你说老夫碰你一下就将我等剁成肉酱,不知是碰你哪儿?是这儿吗?哦!哦!好……好巨!好软!哦……

哦……比艾黎美肉尤物的大肉球还挺!哦……哦……爽死了!哦……好个郡主巨奶……」

「哦……哦……哦……嗯……唔……哦……哦……哦……呜……」婉陵妹的巨乳被当眾淫握,尤其是当著艾黎面前被人凌辱,令她比死还难受!她死命地扭转羞饱玉体,玉首猛摇拼命挣扎,闷喊泣吟不已。

「哦!哦!香软淫挺,又大又有弹性!哦……哦……哦……嘿嘿!如此尊贵娇艷的郡主,被人当眾美乳淫握,你羞是不羞?」

「唔……唔……唔……呜呜……呜……哦……哦……嗯……嗯……呜……呜……呜……」婉陵她羞得死去活来地娇泣挣扎,同时巨乳被紧抱地拖到艾黎被吊绑著的身前坐椅,硬被坐靠在霍都身上,面对著不到三尺的艾黎,二美只有无言相对吟泣不已。

「好爽……嘿嘿!我的小郡主娘子,老子的大屌好吃吧?现在就让你瞧瞧你那娇媚艾黎被五十个姦淫高手集体玩弄轮姦浪喊的丑态!大伙,给老子好好地凌虐她!」

「唔……唔……唔……呜呜……呜……哦……哦……嗯……嗯……呜……呜……呜……」

只见五名大汉齐上,十隻巨掌分别紧握住艾黎尤物那双大肉球、圆肥美臀、小腹及腿根美屄处,极其淫虐地揉握捏抠著,个个亢奋地淫笑并惊呼不断:「噢……噢……好巨!好软!噢……噢……哟!胯下怎麼那麼淫湿?哟!瞧她喘得厉害!噢……噢……好个巨奶美屄尤物,一双大手还握不住半隻肉球!嘿!」

被凌虐得死去活来的娇媚尤物艾黎,羞愤欲绝又飢渴已极地闷哼淫泣不已,原来在婉陵现身前的两日中,就被硬吞服了十五颗烈女催淫丸,并喝下补春液,然后在刑堂被当眾玩弄得淫痒飢渴已极,再被轮姦近百回至今,直到火箭传信时才被换穿原劲装吊绑在内堂,以便取信於婉陵郡主。

由於她服下的淫丸春水,足够在她体内產生被人姦淫上千回所需之爱液,如今再次被眾徒淫虐地抓奶抠屄,怎能不教艾黎飢渴难耐得虐痒淫泣不已,她一直被玩弄到喷淫刑床被人抬到婉陵面前為止。

五名淫贼一面解下紧缚住艾黎玉体的麻绳,一面脱去她身上的薄丝劲装,并将她那全裸而雪白的玉体粉面朝向婉陵,淫嫩巨奶朝天地大字形仰缚在刑床上,直看得我们被美奶?a style='text-decoration: none; border-bottom: 3px double;' href="/lm/rtl3.asp?si=24&k=h%20p">h揉的郡</a>主侠女惊怒羞忿已极,撇过玉首不忍再看。

「噢!怎麼你下体也湿成那样呢?呵!呵!你不是贞节烈女吗?嘿!」

「呜……呜……嗯……哦……哦……呜……呜……呜……」其实我们娇媚的郡主尤物早已被弄得浑身淫痒,粉腮晕红羞喘不已!因為那双淫掌不断地在婉陵的巨奶及美屄上游走,并不时地将手硬挤入她紧夹著的玉腿根处,隔著丝裤在美屄阴核处虐抠,早已弄得她淫汁不断。

我们再贞烈的婉陵毕竟还是女人,经不起老手的搔弄及挑逗,早已经羞喘闷哼不止,直到艾黎发出一声凄美淫媚已极的美妇淫喊声,才唤回婉陵妹的飢渴淫念。

她的淫红粉腮被霍都之巨掌硬撑住面向刑床,美目圆睁惊愕地呆望著美屄被人虐奸、发狂淫喊的艾黎尤物,望著她被肏得淫抖狂扭的玉体,及高抬而淫喊不止的飢渴粉脸,脑中立即浮现出五个月前自己失手被擒后让人紧绑弄淫,连续狂肏时那可怕的淫虐快感,娇躯又不由得淫颤起来,直羞得婉陵粉颊更红,香喘得更急。

「唔……唔……哦……哦……呜……呜……嗯……嗯……呜……」

「噗吱……噗吱……噗吱……」

「呀!呀!呜……呀!呀!不!不!呀!喔……哦……咿……呀……」可怜的美奶艾黎,她那淫湿嫩窄的美屄,被一根又一根的硬挺肉棍轮姦狂肏得淫爽奇痒已极,大量而稠浓的美汁爱液激射而出;而她那怒耸雪白的粉嫩巨奶始终被两双巨掌紧抱,她那粉嫩奶头并被两张脏嘴猛吸虐咬著,一个接一个地轮肏著艾黎尤物,肏得她死去活来地洩淫,疯狂地娇喊淫泣不止……

四个时辰下来,艾黎被足足五十名道士狂奸得数度晕死,完全瘫软在刑床上為止。头一回被五十个淫棍连续虐奸近两百回,她终於尝到被人紧缚弄淫、虐绑狂肏的奇痒虐爽,就这样她被人一轮又一轮地肏!

就在艾黎被肏得死去活来之时,我们羞得淫痒激情的大肉球烈女,刘婉陵郡主侠女亦开始了另一回惨绝人环的凌辱轮姦。

「嘿!嘿!我的大奶小婉陵,该轮到你了!你想要怎麼玩才爽?哟!瞧你那巨奶顶的两颗发情奶头,又硬又挺,哦!是不是很痒?我帮你揉揉!」

「呜……呜……哦……哦……唔……嗯……呀……呀……呜……哦……」婉陵死命地摇头挣扎,但还是阻止不了自己那对淫痒的粉嫩乳头被霍都四指捏住搓揉,她只觉一股奇淫虐痒立即向全身扩散,直窜胯下美屄内,痒得婉陵淫饱的玉体完全挺直抽抖不止,口中发出淫媚已极的闷喊泣淫声:「哦……哦……哦……

呜……嗯……嗯……噢……噢……噢……呀……呀……哦……」

「哟!怎麼叫得这麼淫?嗯,痒死你这小美屄。大伙过来,给老夫好好的折磨婉陵郡主,撕光她的劲装!嘿!老子这就去套上羊眼圈,好让我的美屄郡主爽死!」一说完,将泣喊不止的婉陵妹用力地推向人群,我们羞痒已极的巨乳尤物立即跌跌撞撞地衝向人群,衝向十几隻迎接她的脏手……

「呜……呜……哦!哦!哦!呀……呀……呀……噢!噢!呀……呀……」

「嘶……嘶……嘶……嘶……」

「哟!好挺!哦!好湿的美屄!……哟!这奶子真大!噢……噢……爽!够多水!……」

只见七、八个道士将婉陵妹围在中间,一面撕扯她身上劲装,一面猛握巨奶再将她推向对方手中,又是一阵撕扯抓奶摸屄。就这样来回几十次,婉陵身上衣裤早已被扒光撕成碎片,一丝不掛的雪白嫩饱玉体在七、八人中间来回跌撞,被凌辱被玩弄著。

双手依然被紧缚反绑的婉陵郡主再也受不了如此极端的凌虐折磨,早已完全瘫软地被他们抬起,十几隻大手不断淫握她怒鋌而抖摆弹跳不已的雪白大肉球,及她那淫液狂洩的美屄窄缝,整得婉陵玉体一直淫颤激喘不止……直到她被眾淫徒抬至被狂奸得奄奄一息的艾黎玉体上。

婉陵玉体瘫软地趴在艾黎那淫汗淋漓的香软巨奶上淫喘著,直到一根粗硬带刺的肉棍从她背后美臀中往她那淫痒无比的湿嫩美屄中强插而入时,婉陵再也承受不了地玉首猛然高抬,激情而疯狂的淫喊狂叫起来:「呀!呀!呀!呀!呀!

喔……喔……喔!呀!呀!呀!」

婉陵只感觉自个儿羞嫩的小美屄内,湿滑而非常敏感的嫩肉壁被肉棍上数十根软中带硬的短刺来回挤刷得淫痒酥麻已极,直肏得她原本埋在艾黎朝天淫挺的一双巨奶间的粉脸也猛然抬起,并发出一阵淫媚无比又极有磁性的贵妇淫喊声,传遍全场。

「噢!噢!噢!好紧!好热的……软……软屄!噢!噢!噢!」

「吱!……叭!……吱!……叭!……」霍都疯狂地猛肏著美屄婉陵妹,肏得婉陵嫩肉缝内激情的淫汁爱液一阵阵地狂喷而出,直溅得两位尤物下体一片淫湿。

被压在婉陵尤物玉体下的艾黎亦由昏沉中甦醒,绝望而凄楚地看著婉陵妹她那激情又淫媚的红嫩粉脸。被肏得完全崩溃的婉陵无助地淫叫泣喊不止,直到淫魔将精液一连六次狂喷在她美屄深处才停止。这一回,郡主的虐奸刑足足进行了近一个时辰才告一段落。

「哦……哦……哦……哦……好美屄!大伙上!都套上羊眼圈肏,这样她们才会爽死!记得要定时餵上淫丹及养春液,她们才不至淫水洩尽。老夫得去休养一番,明日再玩!」

眾道士闻言兴奋得一拥而上,将二美分开后,又展开了另一轮双艷集体大虐奸!

全寺上下共有近百名淫道,他们索性关起寺门,轮番上阵疯狂地肏著两位美屄尤物,一日接一日不停地奸辱著,其中至少有近三十名淫汉由於肉棍被二美嫩窄淫湿之肉缝包夹得淫爽无比,几近疯狂地虐奸著,不断地精液狂喷,直到脱阳瘫死在二美身上為止!

虽然不断有人脱阳而死,但大伙仍不顾一切地轮姦著两位绝代巨乳美人,直肏得二美数度晕死,又再不停地补春喂淫,继续虐奸。

直到第十天,肏到婉陵及艾黎二美胯下美屄红肿,鲜血泉涌不止才停手,我们那被肏得几乎虚脱的双美,被近千人次地狂奸后早已气若游丝,瘫软昏死在刑床上。

「快!将她俩抬进养春房内疗伤。叫你们小心肏,别将她们伤得太重,结果快被你们轮姦至死!快用最好的养淫生肌圣品,务必救活二美,否则将严办失职者!」

「是!快解开绑在她们身上的绳索,抱进去……快!」

二美被抱入养春房后,便立即被服下补血补身滋养圣丹,并强行浣肠清理体内污秽,再将止血生肌淫膏塞入她们淫肿之美屄内,最后再将她们光裸的玉体放入寒冰池中清洗降火,就这样反覆进行了三日,待二美苍白的粉脸恢复了以往的红嫩,才将尚在昏迷中的她们放在软床上盖好被辱,静待双美甦醒。

算算二位绝代尤物,这十日内被强行吞下近百颗烈女催淫丸,要不是二美下体肉缝内伤极重、失血过多,就是再被姦淫数月也洩不尽体内所有淫液。在这段昏迷调养期间,道士们在二美美屄内各塞入一条补春药棒,此药棒乃由天山雪莲粉、长白参王、淫羊藿、西域思情果、生肌散等多种珍贵药材磨粉混浆製成,不但可换肌疗伤,亦可滋补养淫。

经过七日的滋补疗伤及休养后,并躺在一起的二位美屄贵妇终於悠悠醒来。

当婉陵及艾黎尤物睁开美目四下一瞧,发觉整个厢房内只有她们俩,稍感安心不少,但当她们低头一望,顿时又羞又怒!原来二美身上已被穿上一件奇紧的软质亮皮刑装。婉陵為亮黑色,而艾黎尤物则為火红色,软皮刑装将二美那淫饱怒挺的圆浑巨奶紧裹得淫突已极,活似两座巨峰般的顶立在胸前!

而她俩那巨奶顶的一双粉嫩乳头,微硬地顶著薄皮衣突起两点,淫美已极!

再加上二美的小蛮腰各被紧扣上宽硬的亮皮刑带,更显得巨奶怒耸、美臀淫翘。

最令她二人羞愤欲绝的是未穿丝裤,两双圆浑修长而雪白的玉腿,除了小蛮靴外几乎是完全光裸;她俩下体肥臀虽穿上紧身皮窄裙,但在双股间的美屄及屁眼儿处是开了两个大口,而二人美屄四周的黑亮阴毛已被完全除去,使得二美的淫饱嫩屄更加粉嫩娇美。

眼见自己被穿上如此羞於见人的刑装,羞愤已极地热泪直流,无奈的是二美艷红小嘴中被套上软球刑罩。婉陵郡主再也受不了此等羞辱,一阵激动急欲起身下床,才发觉自己双臂被紧缚反绑著,二美星目含泪绝望地互望一眼,只见婉陵发出一阵娇羞的闷吟声,不断扭动娇躯,婉陵急希望艾黎用她被紧绑在身后的双手解开自己双腕上的绳索,以便能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武侠情色

武侠情色
点击:6512-1917:47 文姜[完]
点击:8812-1917:47【理力者】
点击:6212-1918:03【变身之邪恶金庸】
点击:9110-2410:30淫唐传 (全六部+番外三篇)
点击:4412-1917:41神代
点击:5102-1016:36誅仙之陸雪琪-淫女道
点击:7409-2902:08郭府內深藏的陰謀(1-3)作者:Giuseppe
点击:905-2602:18恶魔岛战记姐妹悲歌
点击:905-2502:56奸污皇后娘娘
点击:14012-1918:08江湖淫娘传
点击:4405-2602:20诛仙之陆雪琪
点击:9902-1016:36第一章最后的任务
点击:1005-2602:17神功欲女无双
点击:7212-1917:40【侠女噩梦】
点击:7310-1101:45【龙魅】
点击:15304-1401:44[武侠玄幻] 与虫共舞
点击:1105-2602:16小小的公主1
点击:6212-1917:53上学途中
点击:16212-0401:22庵堂淫雨
点击:8010-2115:47辉夜樱
点击:12112-0311:32血肉情色
点击:9412-0312:51【短篇】小龙女开苞【作者:不详】
点击:7412-1917:41 八仙异闻[完]
点击:19811-1900:50天武记 1
点击:59303-1216:47海贼王之淫水果实 [转]
点击:8512-1917:39【堕落神雕】(序—2)
点击:68403-1515:43大话西游前传之紫霞仙子 (超级原创)
点击:11503-0301:04金莲的野史
点击:12412-1400:01鹿鼎记之好色康熙
点击:3205-3002:10神雕梦传
绝色侠女,三级a片的网址,三级a片电影,三级a片电影网址,三级a片电影在线播放,三级a片动画
三级a片的网址-我们结婚才一个星期,可你就总是回来这么晚 妻子不满地对丈夫说。请原谅,亲爱的,我没能早回来,是因为三级a片的网址在酒吧的朋友总是缠着我。
TOP反馈